中新网12月11日电 10日,新华网与东京国际电影节合作备忘签署仪式在京举行。双方同意将协商推进在东京国际电影节TIFFCOM上共同主办“魅力中国”系列活动。

10年创业征程,黎万强在小米二进二出,他被誉为“最懂米粉的人”,如今,他和小米的故事画上了句号。

黎万强虽然为难,但也应下了这份差事,开始思考,小米手机的营销之道。幸运的是,小米手机搭上了社交媒体的顺风车,借鉴MIUI论坛,手机论坛迅速建立。2020年,微博正兴,小米顺势抓住了机会。

此次事件后,雷军直接接管供应链,而周光平则被任命为首席科学家,随后便淡出了小米管理层和媒体视野。小米手机副总裁郭俊随后不久也黯然离开小米。

黎万强在2014年出版的《参与感》一书中透露了小米成功的秘诀——第一是参与感,第二是参与感,第三还是参与感,从产品开发、到营销、到服务,用户全程参与。

一时间黎万强闭关的消息震惊了半个互联网,众说纷纭。有人说,黎万强去美国硅谷学习造汽车了;也有人说,黎万强被魅族手机挖走了从小米手机离职了。说什么的都有。但其实黎万强并没有从小米离职,也没有如他微博所说去硅谷闭关,据黎万强后来自己透露他在那段时间遇到了中年危机,不得不休假调整。

回归后,黎万强的“参与感”似乎也是若有若无的,小米影业一年多来一直没拿出什么优秀的作品,该业务也随之被砍。2017年11月,黎万强被任命为首席品牌官和顺为投资合伙人,转由梁峰负责小米市场部日常工作,直接向雷军汇报。自此,黎万强退离小米营销一线,外界认为这是其离职的前兆。近两年来,除了为上市奔波,黎万强就是鲜少出先在公众眼中。

与此同时,他在广大米粉群体中也有着很高的地位,米粉们普遍认为黎万强是小米公司最懂米粉的人。

为了挺过这次劫难,雷军亲自出任中国区总裁,狠抓供应链和手机业务,并召回了老将黎万强。一年后,小米的危机解除了。

根据国内法实施所谓“长臂管辖”,以谋取一己之私,是美式霸权的惯用伎俩。对于美国一些反华政治势力来说,香港乱局就是他们的一个拙劣的“作品”。今年以来,从美国高官和国会高层陆续会见香港反对派势力和“港独”分子,到美国一些政客不断就香港违法暴力活动发表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谬论,再到美国国会处心积虑推动所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通过并签署,美方一步步撕下了打着“人权”和“民主”的幌子行使霸权主义的伪善面具,将其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暴露无遗。

MIUI是黎万强在小米负责的第一个项目,雷军对他提了一个近乎过分的要求“阿黎,能不能不花钱把MIUI做到100万。”黎万强硬着头皮应下了。

黎万强还说:“从开始第一步到最后冲刺的高光瞬间,掌声与关注之外,更多的是寂寞的长跑。能支持你咬牙坚持的,除了热爱,恐怕别无他途。”

11月29日,小米集团组织部下发内部信,宣布公司人事调整:雷军不再担任中国区总裁,由卢伟冰轮岗接任,后者同时兼任Redmi品牌总经理。CFO周受资轮岗到国际部,同时在新CFO到岗前继续兼任该职务。

黄江吉曾负责名噪一时、被雷军寄予厚望的即时通讯产品米聊,可惜微信后来居上,接下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总之雷军就再也没有在公开场合提过米聊了。之后,又因为所负责的路由器项目受人诟病,致使该部门被剥离。2017年8月,雷军下发内部邮件称,黄江吉改任战略副总裁,协助雷军规划公司未来三年到五年发展战略。但此后的重要会议上,却没有了黄江吉的身影。

修例风波以来,香港极端激进分子的暴力活动愈演愈烈,甚至残害普通市民,毫无行为底线、人性道德、法律戒惧。世人的眼睛是雪亮的,违法暴力活动在香港不断升级,与美方插手香港事务、煽动暴力活动、进行策划组织等所作所为密切相关。大量事实证明,美方就是搞乱香港的最大黑手。

香港的前途和命运始终掌握在包括香港同胞在内的中国人民手中。面对前进道路上的风雨坎坷,中国政府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决心坚定不移,贯彻“一国两制”方针的决心坚定不移,反对任何外部势力干涉香港事务的决心坚定不移。美方倒行逆施必将遭到包括香港同胞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的迎头痛击,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步伐!

如今,离开小米,是黎万强的选择,也是小米的选择。愿黎万强在追逐摄影和绘画的路途中也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

周光平的离职则主要与2105年小米低潮期有关。当时小米供应链部门由周光平、郭俊负责,小米5发布前,部门与三星方面产生争执,直接导致三星AMOLED屏幕供应断裂。这给原本就在低潮期小米造成了巨大打击。小米5难产,8000万手机销量目标告吹,2015年第三季度,小米出货量出现首次同比下滑,2016年,小米智能手机全年出货量同比下跌达36%,市场份额从2015年的15.1%下跌到8.9%。

而半路出家的营销大师黎万强在营销理论上的理解惊人得简单——“说人话”,把自己的感受通过有感染力的文字、图片和视频的方式表达出来,影响用户。唯有死磕,改改改,千锤百炼出真章。他给了当下的营销人一个建议“从今天开始,热爱和了解你的产品,回到产品本身,找到用户的痛点,然后用人话去跟用户交流。”

另外,小米8位联创(雷军、林斌、黎万强、周光平、刘德、洪锋、黄江吉和王川)中,黎万强、周光平和黄江吉3人离职,洪锋负责上市公司体系之外的小米金融。仍然在小米集团任职的4人中,除了雷军,仅有王川仍在业务一线。新上任的高层明显呈年轻化趋势,周受资更是被外界当成了雷军的接班人。雷军在人事和业务上的布局也能从中窥见一二。他曾表示:“这两三年无论是在金山还是在小米,我都在提年轻化这个话题,一直在想怎么样培养年轻干部,怎么样用更多的大学生,让他们快速的在现有的舞台上崛起。”

雷军在内部信中表达了对黎万强的感谢,同时表示,明年将是小米关键性的一年。雷军还在个人朋友圈表示,希望“阿黎从此彻底放飞自我,快意人生。”

作为一个从业十数年的设计师,黎万强死抠每一个细节,把自己擅长的做到极致“好设计就是要死磕,细节是魔鬼。”从公司logo、网站、MIUI界面、手机包装,到微博海报、发布会ppt和会场设计,黎万强都乐于参与其中。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中国智能手机行业早已进入存量市场,面对众多有力竞争者,小米近年来发力线下渠道,拓展海外市场,促进技术革新,此外即将到来的5G换机潮也让小米倍感压力,因此,组织架构和人事方面的匹配也必不可少。今年以来,小米已进行了至少13次组织架构或人事调整。调整主要围绕手机业务展开,包括中国区业务和线下渠道、海外市场以及技术研发。

话又说回到黎万强身上,他似乎并没有犯下什么错误,他的离职也让许多人困惑不解。但无论是何原因,黎万强和小米的故事已经告一段落了。或许真如大家所说的,在时机成熟之际的放手未必是已经坏事,相忘于江湖也是一种解脱。

被“赶鸭子上架”的营销大师

黎万强是中国第一代的UI设计师。参与创办小米科技之前,曾任金山软件设计中心设计总监、金山词霸总经理等职位,建立了国内最早的软件用户体验设计团队,是国内用户体验的领军人物。

黎万强遭遇中年危机的2015年,小米也不好过,年初,小米5难产,小米Note被传销量不佳、产线砍单;年中,红米Note 2遭遇“屏幕门”事件;年底,又被爆出空气净化器质量不合格。甚至其估值也遭到了质疑,外界唱衰不断。小米线上市场遭遇恶性竞争,又因过于专注线上,错失县乡市场的线下换机潮,小米国内市场份额下滑,国际市场也被华为超越。

黎万强宣布回归时,外界的呼声很高,认为他能够为小米扭转乾坤,但事实上,黎万强回归后主要负责与手机线并不相关的小米影业,对此,外界认为雷军此举是为了扩充内容生态,并做高整体估值。

记者获悉,此次“魅力中国”系列活动具体内容包括:“中日青年影视人交流计划”、“最受观众欢迎的中日外景地评选推介”、“中日影视项目对接洽淡会”、“中国电影海外发行推广”以及“中国之夜”等。

借助其在品牌策略和创意方面的优势,黎万强带领团队实现了小米手机无数次品牌及销售的奇迹。但是从设计大师转身营销鬼才,黎万强却是“被迫”的。在金山时,黎万强的才能就得到了雷军的赏识,被点名当上了内容总监,好不容易能在小米重回设计岗,但兜兜转转,他又被“赶”上了架,因为黎万强是懂雷军,懂小米的。

在此,我们也来说说因“个人原因”离职的另外两位小米联创:黄江吉和周光平。

物极必反,或许正是这本《参与感》,逐渐抽离了黎万强在小米的参与感,也是自此,雷军与黎万强两人的关系就变得微妙。据悉,小米不久后便不再鼓励在公司内部传播这本书。

公益财团法人Uni Japan(东京国际电影节组委会)副理事长、东京国际电影节交易市场CEO椎名保表示,中国电影市场发展迅速、内容丰富,这次合作是一个起步,相信未来会有更多机会将亚洲电影推向全世界。

作为MIUI 和小米网的奠基者,黎万强主导了基于“用户开发模式”MIUI手机操作系统研发方法 ,业内开创粉丝文化,完全革新了手机行业的营销方法。同时,黎万强创造了“参与感、手机控、F码、米粉节”等互联网热词。他同小米一样,成了中国营销界的新互动营销的一面旗帜。

在小米,参与感正在实践中不断提升,黎万强提出的“参与感的三三法则”在不久后取代了雷军“专注、极致、口碑、快”的互联网模式七字诀,彼时黎万强的影响力达到巅峰。

联合创始人黎万强因“个人原因”离职。高级副总裁祁燕正式退休,职位由平台综合管理部副总裁何勇接任。联合创始人、集团第二大个人股东林斌出任集团副董事长;王翔由高级副总裁晋升为集团总裁,同时不再担任国际部总裁职务。

单靠口碑传播,MIUI的用户呈裂变式增长,第二周200人,第三周400人,第五周800人……如今,小米发布的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期内MIUI月活跃用户数同比增长29.9%至2019年9月的2.92亿。Q2 MIUI同比增长34.7%。

但黎万强刚做了两年MIUI,又被雷军拉回来做销售,“阿黎,你做MIUI的时候没花一分钱,做手机是不是也能这样?”(我怀疑你是在为难我阿黎。)

创业五年的小米,第一次受挫就是如此接连不断的打击。

雷军对黎万强有着高度的评价:MIUI和小米网的拓荒者。从2010年至今,黎万强在小米扮演了三次“拓荒”带队者角色。

香港是中国的香港,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任何外国政府和势力都无权干预。香港回归祖国以来,“一国两制”实践取得举世公认的成功,香港居民享有前所未有的民主权利,依法充分享受各种自由。然而,美国涉港法案全然无视客观事实,全然无视香港居民的福祉,把香港暴力分子的违法犯罪行径粉饰为追求“人权”与“民主”,公然为反中乱港的极端势力和暴力分子撑腰打气,极力破坏香港的法治和繁荣稳定。美方这一系列恶劣行径,不仅是和700多万香港市民作对,和14亿中国人民作对,也是和世界公义、国际基本准则作对。

《参与感》出版三个月后,黎万强离开小米。

MIUI的首个版本发布是在2010年8月16日,黎万强和组里的6个人天天蹲守在论坛里,那100个超级用户,都是他和同事们一个个软磨硬泡拉进来的,这100个人也是MIUI操作系统的最初使用者,米粉文化的源头。

黎万强的离开虽然有些猝不及防,但又是情理之中的。

有网友就猜测,黎万强被架空,没有实权,不管是首席品牌官或是顺为投资合伙人都有名无实,过去两年他也从未为顺为活动站台,也从未分享投资理念和操盘投资项目。

正义不可战胜,公道自在人心。美方涉港法案违反公理,充斥强盗逻辑,只会让包括香港同胞在内的广大中国人民进一步认清美国的险恶用心和霸权本质,只会让中国人民更加众志成城、团结一心,更加有力有效地应对风险挑战。美方企图打“香港牌”遏制中国发展,是打错了算盘、高估了自己,更低估了伟大的中国人民,必将遭到失败。